【轻小说】新海诚《言叶之庭》 EPUB+AZW3

请注意,本文编写于 504 天前,最后修改于 213 天前,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。

在「爱」来临之前,人们怀抱着「孤悲」,因孤独而渴求着某人的深层感情。

15岁的高中生孝雄,每当雨天,便会翘课到日式庭园的凉亭中,绘制鞋子的素描。某天,出现了独自一人喝着罐装啤酒、吃着巧克力的27岁谜样女性雪野,此后,即便没有特别约定,两人却总是在下着雨的凉亭一再重逢。日复一日,于是,跨越年龄的情怀就此展开。

「对她而言,15岁的我只不过是个孩子。」

「27岁的我,丝毫不比15岁时的我聪明。」

为了失去人生前进方向的雪野,孝雄决心打造出一双能陪伴她走得更远的鞋。然而,梅雨季节像是无视于两人的心意般,正悄悄迈入尾声……


小说来源

小说源文件来自网络,此为台版小说
如有异议,请留言,我会及时删除

[button href="https://www.lanzous.com/b524949/"]mikusa[/button]


第一话 雨天 磨脚 雷鸣声——秋月孝雄

我在上高中之前都不知道这些事情。秋月孝雄心想。

弄湿制服下摆的那陌生人的伞,渗入某人西装上的樟脑丸味,紧靠在背后的体温,一股脑儿吹在脸上的恼人空调。

搭乘早晨拥挤的电车才不过两个月,想到往后三年都得忍受这种痛苦,他顿时打从心底感到绝望。孝雄站稳双脚,避免将体重压在别人身上,紧握吊环的手指几乎麻痹。

我不应该在这里的。他不耐烦地心想。

如果能像之前在哥哥的漫画上看到的杀人魔一样,用机关枪扫射旁边的人,该有多么痛快。反正只是想想而已,要怎样想像都可以。但若是真的遇上了,我这个毫不起眼的十五岁小鬼,一定是被干掉的路人。孝雄立刻念头一转。

越过好几颗沉默低着头的脑袋,被雨水浸湿的城市,正从狭窄的车窗外飞逝。在因厚重积云而模糊的景致里,只有商业大厦及混居大楼的灯光格外清晰。播放生活资讯节目的电视上所倒映的餐桌、在茶水间繁忙的窄裙、墙上褪色的海报,以及奔出机踏车停车场的雨伞,这些陌生人的生活,就像翩然飞舞的碎片,不停地掠过眼前。注意到自己被庞大的未知压得喘不过气来,因而更加烦躁了。

我只是个一无所知的十五岁小鬼。

车身终于缓缓往右转,来到能够看见林立在混居大楼缝隙间的高楼大厦,孝雄迫不期待地闭上眼睛,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,在心里慢慢默数到八,车子发出「轰!」的一声低响,整个车厢因瞬间风压而晃动。一睁开双眼,中央线的车窗让窗外交错而过的景致,仿佛一连串底片画格般高速飞逝。

在一如往常的时刻里。

还有两分钟,就可以从这个地狱般的箱子里解脱了。他焦虑不安地想着。

「新宿——新宿——。」

广播声响起,孝雄被挤出车厢来到月台上,他大口吐纳着混着五月雨的冷空气,不断地换气,同时又被,股脑儿涌向楼梯的人潮推挤着。到了,他抬起头。

被月台屋顶裁切成细长条状的天空彼端,代代木的DoCoMo电波塔宛如一座人迹未至的主峰,耸立在朦胧的雨中。

孝雄突然放慢步行的速度,但他背后却不断有人冲撞上来,上班族不耐烦的啧啧声,他也不以为意。

还有两秒钟。孝雄就在那儿凝望着雨景及电波塔。雨水为他带来那片遥不可及天空的味道。

这种天气,我怎么可能再去搭地铁?打定主意后,方才烦躁的情绪逐渐散去。

孝雄走下总武线的楼梯,往丸之内线转乘闸门的反方向走去,快步通过JR中央东口的验票闸门,兴冲冲地奔上通往LUMINE EST的楼梯,用力打开透明塑胶伞走入雨中。这把伞立时成了整片天空的扬声器,开始奏起了雨声。

他听着啪嗒啪嗒啪嗒悦耳的声音,走在东南口拥挤的人群中。早晨的新宿除了通勤的上班族之外,还掺杂各种类型的人们。包括,八成一直喝到刚刚的特种营业男女、排队等待小钢珠店开门的十二人队伍、一群长相相似到令人怀疑也许是一家人的亚洲观光团,以及穿着角色扮演制服,无从判断年龄和工作类型的诡异情侣。

真是不可思议!若今天是晴天的话,我肯定会非常不耐烦,忍不住就想唾弃他们或叫他们去死,孝雄心想。

一定是因为每个人都撑着伞,而雨水公平地淋在每个人身上。一旦到了雨天,穿着高中制服独自漫步在这座城市里的我,也不过是风景的一部分。刚才在电车里怨天尤人的情绪,不知不觉间早已云消雾散。

穿越大塞车的甲州街道,经过丝毫没有完工迹象的环状五号线工地现场附近时,浓黑茂密的森林突然映入眼帘。那是横跨新宿区与涩谷区的大型国定公园。雨天的早晨几乎不见其他人影,简直就像是为了自己而存在的场所。

将两百日圆的入园券投进闸门,自动闸门开启时的喀锵声响,在空旷的公园里听起来格外大声。

我改天一定要办一张全年通行证。孝雄一边心想,一边走进公园。

一次两百日圆也不是可以不在乎的小数目,下次要拍张证件照,再缴个一千日圆来办通行证。但又担心在申请时,对方看到穿制服的自己会问东问西,所以才一直拖拖拉拉、犹豫不决。

孝雄一边思索着这件事,一边走出喜马拉雅雪松与黎巴嫩雪松林立的昏暗区域。此时的空气、气味与声音突然都变了。气温甚至下降了快一度,四周充满水气及新绿的味道。尽管下着雨,各式各样的野鸟依然愉快地鸣啼。

穿过水杉与麻栎的杂树林之后,随即看到有一大片池塘的日本庭园。数不尽的雨滴和数不清的涟漪所发出的声音,就像神秘的呢喃自水面涌现。

我真的很想问,到底是为什么?过去屡屡出现的感慨再度浮现。

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复杂?孝雄既陶醉又吃惊地心想。

数亿颗雨滴与数兆条涟漪全部交缠在一起,不论何时何地看起来都无懈可击。究竟是什么样的巧夺天工,才能做到如此完美?

相形之下……

孝雄看着自己正走过池面拱桥时的双脚,脚上的莫卡辛鞋,从缝线空隙吸收了大量的雨水而变得又湿又重,发出了难听的噗滋声。

看样子,周末得开始动手做新鞋了。孝雄雀跃地打算着。

这双纯手工制造的莫卡辛鞋,虽然经过一定的防水处理,但遇到这种多雨的季节,还是不耐用。他从拱桥拱顶仰望西侧下着雨的广阔天空,暗自决定下一双新鞋一定要能够耐用至少两个月。

孝雄望着位在代代木的电波塔,从这里看过去比刚才更雄伟了。在细雨帘幕的那头,塔顶逐渐融入积雨云里,仿佛正从高空铺天盖地俯瞰着自己。

对了。那个时候,从明治神宫的冰冷草地上,也看到这座塔。

虽然已是两年多前的事了,但那股瞬间的喜悦与痛苦,还有当时立下的决心,这些情感却像解冻般地在内心深处一一苏醒。他也发觉,当时照理说应该已经疼痛到无法忍受的情感,如今已变得微苦带甜。

我依然还是当时的那个孩子,但至少开始知道自己喜欢什么?目标是什么?

我的确是这么想的。

雷声仿佛在回应他的心情,于远处隐约响起。

◇◇◇

秋月孝雄在刚上国中的时候还是藤泽孝雄。

在他上了国一快三个月的夏初夜晚,他和难得早归的母亲两人吃完晚餐,母亲的晚酌正从啤酒换到烧酎时,问道:「孝雄,你有女朋友吗?」

「什么?……没有。」

他一头雾水地看着母亲的脸,却发现她双眼充血泛红。孝雄心想,大概是在发酒疯吧!同时递给她一杯冰水。可是母亲没有接下,继续往大陶杯里猛倒烧酎及热水,再用搅拌棒混合。

真麻烦,还要继续喝啊?

「妈,我去把豆腐端出来吧?」

「不用了。呐,孝雄也喝一点吧?」

这位家长也未免太不像话了。孝雄错愕地说:「不要。」

「你真乖啊!我第一次交男朋友、第一次喝酒都是在国一。」

还以为她要说什么呢,结果竟然说起国中时代的恋爱史。母亲刚上国中就和坐在隔壁的棒球社员交往,可是,几个月后有个足球社的学长向她表白,她没办法决定要选择哪一个,于是就干脆都和他们分手。后来又单恋在放学电车上遇见的高中生,甚至还在车站埋伏,出其不意地把情书交给对方,没想到他真的答应交往。当时对方常常到家里来玩,与他的关系也获得家长的认同,第一次和他接吻也是在自己的房间,直到现在还忘不了那一瞬间的幸福。不过,后来换成别间学校的男生,在车站给了她情书……。

「等一下!」孝雄忍不住大叫。

「你有意见吗?」

「我说,一般小孩根本不想听母亲的接吻往事,等爸回来,你再说给他听啦!先乖乖喝水,不然明天上班会很难受喔。妈,你今天喝得有点多。」

一口气说完后,孝雄便从椅子上站起来,打算逃回自己的房间。可是,妈妈一直低头不语,这才发现她眼睛泛红不是因为喝酒的关系,也听见她语带哽咽地说:「对不起」。

「我是想跟你说,国中生就已经是大人了,而大人就会遭遇到很多事。」

孝雄有股不祥的预感,视线再次向下看着母亲。四十出头,微幅的波浪卷发轻垂在脸颊旁,身穿粉红色无袖衬衫,一双大眼噙着泪水。这样的她在儿子看来依旧年轻。

「爸跟妈……离婚了。」

那一晚,孝雄第一次喝了酒。

他三更半夜待在厨房里,只点着昏黄灯泡,一个人喃喃自语:「不会吧」、「别闹了」,同时打开母亲的罐装啤酒。母亲说她一直在等哥哥就业,还有孝雄上国中。因为到那时候,两人都已经是大人了,所以一定可以理解她的决定。

真的假的啊!喉咙发出咕噜声,孝雄一口气灌下啤酒,酒精的强烈臭味让他差点吐出来,但他还是含泪硬吞进胃里。

这什么鬼东西?有够难喝的!尽管如此,他依然继续喝着。

哥那个样子才算大人呀!孝雄生气地想着。因为我们两个相差十一岁,但我不是……国一才不是大人!

「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?好歹再等我三年吧!」

虽然没什么根据,不过,高一应该算大人了吧?所以应该要等到三年后啊!早早因为酒精开始发疼的脑袋如此想着。正常来讲,国一还是小孩吧!

尽管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,仍然喝光两罐啤酒,还喝了比啤酒更臭掺了水的烧酎。当晚孝雄还是在酒精的帮助下沉沉睡去,隔天早上免不了严重宿醉。那一天也是他生平第一次跷课。

孝雄深深觉得自己不再纯真了。

「这么说来,藤泽同学其实姓秋月,是吗?」

「好像是,因为监护权应该是归我母亲。」

国中一年级的十二月。走在身旁的春日美帆,比好不容易超过一百六十公分的孝雄还约矮半个头。就连假日,她也乖乖穿着学校规定的牛角扣外套,再配上两根马尾,整个人看起来仍像个小学生。孝雄穿着哥哥的旧海军蓝色羽绒外套,脚上穿的,则是自己精挑细选买的皮革运动鞋。那是一双深褐色的短筒鞋,虽然是二手的,或许是前主人保养得宜,皮面散发着优雅的光泽。

「不过,在学校还是叫你藤泽,对吧?」

「我母亲得意洋洋地说,国一念到一半改名字太可怜了,所以她和学校讲好,点名簿上的名字到毕业为止,都继续用藤泽。」

母亲实际替我做的,也只有这样。他苦涩地心想。

「你哥哥呢?」

「我哥也跟我们在一起,可是自从他开始工作后,我们就很少见面了。他每天都很晚才回来。白天我还在睡觉时,他就又去上班了。」

孝雄察觉到美帆一脸闷闷不乐,但他仍然假装没看到,故作开朗地高声说:「你看,那是明治神宫吧!从新宿过去要走很久欸。」

在两侧是成排大楼的四线道马路前方、首都高速公路笨重高架桥的对面,突然出现一片森林,感觉就像拙劣的合成图一般。

孝雄和春日美帆的约会,固定是去逛公园。说起来,他们没有互相表白交往,所以或许称不上是约会。不过,他们两人经常在假日一起出游,像是井之头公园、石神井公园、小金井公园、武藏野公园、昭和纪念公园。也因为住家附近的公园几乎都去过了,于是美帆提议下次去市中心的公园看看。

孝雄刚开始对公园并没有多大兴趣,只因为不可能每次都去电影院、水族馆等要花钱的地方,再说,他也很爱看美帆开心奔往花草树木的模样。多亏她,孝雄也记了不少鸟类和植物的名称。对于在杉并区单调合宜住宅长大的孝雄来说,他至今还是很惊讶,在东京都里竟然有这么一大片绿意环绕的场所。不是家里、不是学校、也不是图书馆,是一个不属于任何地方、只有树木存在的场所。

美帆露出无忧无虑的笑容,说明了自己有多么喜欢。孝雄虽然没开口,心里却觉得美帆比自己更像个大人,因为她知道自己喜欢什么。学校里其实很少有这样的人,而孝雄自己也不是这种人。

「好温暖喔。」美帆双手捧着塑胶杯说着。

两个人在广阔的明治神宫里四处闲逛,在大鸟居前并肩拍照,边走边笑闹地读着挂在正殿的绘马许愿内容,甚至去排队参观清正井。玩闹累了也走累了,孝雄喝着水壶里的咖啡牛奶,和美帆一起坐在干枯的草坪上。在冷冽到快要崩裂的清澄空气中,甜滋滋的热咖啡欧蕾喝起来特别舒服。

这几个月以来,孝雄感觉自己像个迷途的孩子,摆脱不了不安和恐惧。唯独和美帆在一起时,这些压抑的情绪就会像被施了法术般消失不见。十二月的午后天空万里无云、蔚蓝透亮,在叶子掉光的林木间,代代木那座笔直耸立的白色DoCoMo电波塔划破天际。从草坪窜至腰部的冷冬土壤寒气,正好被耀眼的温暖阳光及美帆轻触手臂的体温给抵销了。

女孩子的身体好柔软啊!注意到这一点的瞬间,孝雄全身充满了想要依赖美帆的念头。

在还没来得及思考之前,他已经吻上美帆的唇,两唇互触应该还不到一秒钟。他整个人愉快地想,真不敢相信,我觉得好幸福。

但是他旋即想起母亲说过的话,身体刹那间变得冰冷——到现在还忘不了国一初吻时的幸福……。

「我们回去吧。」

孝雄突然变得很暴躁,连自己也吓了一跳,几乎不假思索地说完后,迈步往前走试图逃跑。眼角余光瞥见美帆呆坐在地上的错愕表情,但他仍然视而不见,继续大步走。

「欸?喂!等一下,藤泽!」

如果现在跟她说对不起,如果现在停下来……,他的脑袋里这么想,身体却不听使唤。

美帆匆忙抓起孝雄遗忘的水壶追上他,小脑袋就在他肩膀的旁边。

「喂,你怎么突然反应这么大?」她一脸担心仰头凑近看着,他的表情因此变得更为僵硬。

孝雄快步走出公园,沿着来时路默默往新宿车站走去,个子娇小的美帆几乎得用跑的才跟得上。光听脚步声就知道、不用回头也能清楚了解,她现在一定很想哭吧!

轮廓朦胧的行道树影子频频从脚下飞逝而过,黑云不知何时笼罩了天空,太阳已沉没在大楼后方,路灯亮起,气温缓缓下降。

花不到去程一半的时间,两人便到了新宿车站南口。来到这里,孝雄才终于转向美帆。

「给你。」美帆把水壶递给他,他尴尬收下。

「……谢谢。……对不起。」孝雄盯着她脚边的地板,挤出话来。

「嗯……」美帆松了一口气地回答。

孝雄这才发现,她穿着有蝴蝶结的低跟鞋,一边的脚跟不自然地提起。

也许是我害她把脚给磨破了。

额头渗出一层薄汗的美帆,一面调整自己的呼吸,以略大的音量说:「今天能够见到你,我很高兴。……毕竟我们好一阵子没见了。」

闸门前,每到了傍晚时分便会变得更加拥挤,两人身旁围着数千人的交谈声与脚步声。

「你明天会来学校吗?」美帆问话的语气里,带着几分挑爨。

孝雄始终望着地板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气温又比刚才低了一点,脚尖好冷,美帆的脚尖想必一定更冷吧!

「……像你这种只觉得自己最可怜的人,真的很难看。」

孝雄讶异地不自觉抬起头来,他一度以为这句话是哪个人路过时说的,却看到美帆泫然欲泣地瞪着自己。

我必须说点什么,孝雄暗忖道。有没有什么能说的呢?他像考试结束前一分钟那样死命地想着。总之,想到什么就先说吧!

「这跟你无关吧?」孝雄的声音颤抖着,同时也为自己脱口而出的幼稚话感到惊讶。

美帆毫不退怯地继续说:「确实和我没什么关系。可是,父母离婚的孩子一个年级里肯定有十个,根本没什么大不了,像你这样闹别扭,实在有够蠢!」

在他还没来得及自觉羞愧,一张脸已经胀得通红,孝雄不敢置信地看着美帆,心里暗忖,眼前这个娇小的女生到底是谁?

「你不想来学校,就跷课跷到高兴为止,你又如何自圆其说?我原本还以为你很成熟,结果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。你至少要和其他人正常往来啊!」

孝雄愕然地凝视从美帆眼里落下的泪水。我所认识在此之前一起走了几十公里的美帆,不是会说这种重话的人,她把我的心看得那么透,而我又看到了她什么?他心想。

美帆低着头准备独自离去,离去之前小声说道:「枉费你有勇气吻我。」

穿过闸门后,她娇小的背影随即隐没在人群中。

孝雄花了两个小时从新宿走回家,他实在没有心情搭上拥挤的下行电车。刚开始走没多久就下起了小雨,过了中野后雨势愈下愈大,孝雄依旧低着头继续往前走。

变成雪之前的雨水不断地让身体冻得发疼,还没穿惯的运动鞋也磨着脚,孝雄不解这份痛楚为何带着诡异的甜蜜。他心想,没道理因为走路回家而遭天谴吧?同时也祈求干脆让他真的迷路算了。然而,当他看到路灯映照下的合宜住宅出现在大雨彼端时,他却感到安心,甚至差点哭了出来。

尽管是假日,回到家里却见不到半个人影。

最近老是这样。哥哥连周末都工作到很晚,妈妈大概又跟哪个我不认识的老头去约会了。

孝雄用浴巾简单擦拭湿漉漉的身体,并换过衣服。不知该如何是好的他,带着冻僵的身子,蹲在玄关处打开鞋柜。

在昏黄灯光下,色彩缤纷的女鞋,就像陈列在博物馆里奇形怪状的贝壳一样,反射着朦胧的光芒。里头有样式传统的褐色穆勒鞋、时髦的露趾黑色跟鞋、短筒靴和过膝长筒靴、不适合母亲年龄的厚底运动鞋、芥末黄的楔型鞋、深紫色的高跟鞋。鞋柜里放着母亲这一季常穿的鞋款,走廊的收纳空间还有成堆的鞋盒,里头鞋子数量少说是这些的五倍。

孝雄从鞋柜最旁边开始拿起,把鞋撑一一放进鞋子里,用冷到发抖的手拿鞋刷掸掉灰尘,在需要上油的鞋子抹上鞋油,并用棉布细细擦拭。他的心情逐渐因为这些做惯的工作而平静下来,屋里也终于因为暖气而变得暖和,身体渐渐不再发抖。

帮爱鞋成痴的妈妈整理鞋子,是孝雄从小的工作。就像同年龄的小孩喜欢火车或机器人模型一样,当孝雄还是小学生时,就对多采多姿的女鞋十分着迷。尽管他对于母亲的看法已经和当时截然不同,不过,这根深柢固的习惯却能够让他放松。只要专注在鞋子上,他就能够心无旁鹜。也因为这样,直到发出「喀锵」的沉重金属开门声之前,孝雄都没有留意到哥哥回来的脚步声。

穿着长风衣的哥哥,惊讶地低头看着孝雄,僵硬地说了句:「我回来了。」同时收好雨伞,脱掉皮鞋。雨伞上的雪块零零落落掉在孝雄的眼前。

「喔。」孝雄倚着墙壁,视线看着下方,吞吞吐吐地回应着。完全不像以前那样能丝毫不费力就说出,「辛苦了,今天回来得真早啊!」。

他擦完鞋子关上鞋柜,就听到哥哥语带轻蔑地说:「你那个习惯还没改吗?」已经换下西装、穿着连帽衫的他,手里拿着罐装啤酒,冷冷地看着蹲在玄关的孝雄。

孝雄感觉自己像是误闯进别人家一样的尴尬。「没有啊……手就自己动了起来。」

「你真是恶心。」

听到这句话,一股想要失控怒吼的冲动直冲脑门,可是他不知道该向谁发泄,只能把这股怒气及话语硬生生地往肚里吞。就跟那次灌啤酒一样,泪水取代咽下去的东西而流了出来。哥哥返回客厅的背影和美帆消失在闸门口的身影,以及父亲走出门外的背影重叠,每个人都与我不再有瓜葛。

那个叫撒娇……哪有那种事!

头痛欲裂,不清晰的脑袋角落,听到断断续续的争吵声。

……你是在逃避麻烦……他还是小孩……

可是,我这个做妈妈的……

我这个长男也很想哭啊!

接着听见大步走路的咚咚声,也听见「碰!」粗鲁关上拉门的声音。

微微睁开沉重的眼皮,随着进入眼里的光亮愈来愈多,头疼也愈来愈强烈。眼前逐渐清晰的是坐在餐桌对面的母亲身影,她的手肘拄在桌面上,脸埋进手掌里,双肩不停地颤抖着。

「……你在哭吗?」孝雄小声地问道。

母亲抬起头来,带着被泪水模糊的眼妆笑着说:「你不也在哭啊!」

听了这句话,孝雄才发觉自己的脸上湿湿的。

……对喔!他不想回去房间,所以在厨房喝着母亲的烧酎直到睡着。

「你也该戒酒了吧。再继续喝我的酒,就要你付钱喔!」

哈哈一笑,脑袋一阵一阵地抽痛。一开始不是你要我喝的吗?孝雄茫然地想着。但有些话我还是得告诉她才行。

「妈……」

「嗯?」

「你们提早了三年离婚。我现在还是小孩子。」

听到这句话,母亲双眼涌起了豆大泪珠,她低头想要掩饰,于是含着泪水带着笑意说:「嗯,我知道。孝雄,对不起!」

他觉得自己的脸颊因泪水而发烫,心情感到舒适愉悦,再次带着醉意睡去。

隔了两个星期才去学校,却没有一个同学用异样眼光看着孝雄,害他白担心了一场,顶多有男同学和他打招呼:「哦,你来啦?」以及女生笑着说:「咦?藤泽同学,好久不见了。」就连老师也只在点名的时候说了一句:「明天起别再跷课了。」对于这些反应,孝雄安心之余还多了几分难为情。

他趁午休时间前往三年级的教室找春日美帆,却遍寻不着。放学后又找了一次,依然不见人影。孝雄心想,她该不会是感冒了吧?

他已经想好,见到美帆时要跟她说些什么。首先,要对公园的事道歉,然后,现在或许没办法马上做到,不过,在藤泽变成秋月之前,也就是在国中毕业之前,他要变成大人。具体来说,他再也不会闹别扭、喝酒或跷课以博取他人的关心。他要成为像美帆那样,知道自己在追求什么、知道想对谁说什么话的人。他想对她说,如果可以的话,改天再一起去公园走走。

就在他放弃找寻、走向校门口准备明天再继续的路上,与一位面熟的女生擦肩而过。孝雄想起她是三年级的学姊,曾经好几次看过她跟美帆在一起。

「那个,不好意思打扰一下。」

「咦?你是藤泽学弟吧?」

「欸,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?」

「你有时会跟美帆说话啊!我也听美帆提过你。」

「……这样啊。那个,请问春日学姊今天有来学校吗?」

被孝雄这么一问,她不解地看着他,那副表情也逐渐转为怜悯。

「美帆……该不会什么都没跟你说吧?」

孝雄这时候才知道,美帆因为父母离婚而搬家了。

没有手机的孝雄根本无法连络到美帆,事到如今也无从得知,虚长他两岁的美帆,是否曾经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些什么?不过,孝雄后来拜托美帆的朋友用电子邮件转达一句话。

我决定要让自己变得更成熟。

等他透过该朋友收到回覆,已经是好几个星期以后的事了。

加油,秋月孝雄。

◇◇◇

过了桥,雨声又起了些变化。

叶片摇曳的声响,逐渐比雨滴拍打在水面的声音还要清晰。莫卡辛鞋缓缓踏在土壤上的声音,与绿绣眼清脆的鸣啭交织在一起。越过日本黑松看见水面倒映出杜鹃花的粉色、千头赤松树皮的红色、枫叶的灿绿色,远方的巨嘴鸦发出响亮的鸣叫声。这些知识大部分都是美帆以前提过的。孝雄仿佛因为远处的光亮而眯起双眼,满怀眷恋地回忆着。

天边再次响起遥远的雷鸣。

——隐约雷鸣。

孝雄的脑海突然浮现出这句话,随即消失。

那是什么?究竟是在哪里听过的句子?他甚至想不起刚刚出现在脑海里的那句话,可是浑身上下却悄然有一股预感。

常去避雨的凉亭,逐渐出现在水气丰厚的枫叶后头,但里头竟然已有人坐着。孝雄的心情仿佛看见不应该存在的东西,忐忑且缓慢地走近凉亭。穿过层层绿叶后,整座凉亭映入眼帘。

那是一位穿着套装的女人。

孝雄停下脚步。

蓄着一头长不及肩柔顺短发的女人,正把啤酒举到嘴边,轻轻瞥了他一眼。两人的目光仅是一瞬间的交会。

在那一刻,孝雄没来由地想,这场雨或许就快要停了吧!

うらさぶる 心さまねし ひさかたの 天の时雨の 流らふ见れば

凄苦寂寥 满溢心中 无尽天空 眼见时雨纷落

(万叶集一·八二)

情境:和铜五年(七一二年)四月,长田王被派遣至伊势斋宫时,在山边泉水旁做了三首和歌,此为其中一首。斋宫指的是派遣至伊势神宫工作的未婚内亲王(公主)所居住的宫殿。「时雨」原指秋天到冬初之际降下的冷雨,不符合这首和歌吟咏的季节。意思是前往伊势途中遇到的寒冷「时雨」,正好与心中潸然的感受不谋而合。

添加新评论

本站已启用评论投票功能。
与文章无关的评论请至留言发布。

评论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