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森林

食品酿造课上讲到酱油的酿造,老师放了一段“自制‘伍斯特’酱油”的片段。看着不像是纪录片,又是日语,直到片尾漏出名字,才想起来是屯了好久一直没看的《小森林》。
从去年暑假随手在豆瓣上做下“想看”的标记到今天想起它的存在,都已经过去了197天。

不过有句酱油广告词是这么说的:晒出美味晒出鲜,晒出180天。嘿嘿,我这拖了有197天,比它还多半个月呢。

后面老师顺带放了个古法酱油的酿造过程,我很想也贴出来,但是这篇是来写小森林的,就点到为止了。电影一直拖着不看也不太好,既然时机成熟,那么今天就把它看了。

「小森」是位于日本东北地区某个城镇中的小村落,地处盆地底部,空气湿润。这里没有商铺,若是想要购买生活必需品的话,就只能去公务所所在的村中心,一个来回要花掉一天的时间。而故事的主角,是独自一人生活在小森的市子。

《小森林 夏秋篇》 片头
《小森林 夏秋篇》 片头

市子是土生土长的农村女孩,虽然有过在东京打拼的生活,但终究习惯不了都市的节奏,与男友分手后,回到小森生活。

我还是不会写影评这玩意,我决定先剧透。


夏天

DISH 1 烤面包

小森本就潮湿多雨,又恰逢夏季黄梅时节,连绵的细雨,逐渐升高的气温,室内受潮是家常便饭的事。这点我深有感触。潮湿的空气好似无家可归的游魂,一旦从门缝里挤进来,就争先恐后地贴在墙壁上,地板上,窗户上,撵都撵不走。

外出归来的市子就想着直接在潮湿的空气里头游泳。不过这时正确的做法,是洗把热水脸,擦个身子,避免感冒。

干完农活回到家,想着休息一下,却发现衣服晒了几天都没干,连拌果酱用的木铲都发霉了。天了噜,生个炉子暖暖屋子。

火炉带来的热量足够赶走小屋里的湿气,还能赶跑讨厌的霉菌,剩下的温度还能烤个面包。作为没有烤面包经验的南方人,这个情况一般是用余温烤个地瓜。这面包也确实像一个大地瓜。

DISH 2 酿酸米酒

连绵的阴雨不仅很烦,而且干活也不舒坦。下田除草,杂草的生命力顽强,必须尽快除掉。这时想象着杂草丛生,从脚上顺着藤蔓长满全身,怪恐怖的。我没想象过这个,倒是害怕蜗牛爬得家里到处都是。具体来说是那种没有壳的蜗牛,也许不叫蜗牛。我不知道叫什么,我叫它蜗牛,好像是叫鼻涕虫?哦对,是蛞蝓来着。

在稻田里除了杂草,还有各种虫子。虫子好烦呀,要是能浑身清爽些就好了,就突然想起了酸米酒。

先做甜酒。用剩下的稀饭加入酒曲,春季只需常温放置一晚。为了催促发酵,可以加上酸奶或是原浆酒发酵。市子加的是做面包用的酵母,一勺左右,充分搅拌后,等上半天就能酿出酸米酒来。之后过滤装瓶,放冰箱里冷藏。干活完来上一杯,酸酸甜甜的感觉,会让全身变得畅快起来。

教科书上也有米酒的实验,有预感到时候老师又要放小森林了。

DISH 3 胡颓子果酱

春夏季节,胡颓子树就开始结果了。但是没成熟的胡颓子果实又酸又涩,籽有大,很难入口。熟透的脱涩的果实则会有些淡淡的甜味,不过还是酸的。

市子小时候跟着大部队出去采果子吃,吃到了胡颓子果,留下了心理阴影。直到长大后,才注意到这种果子的存在,决定用它来做果酱。


采好一大捧果子后,洗净,用滤网磨碎、去籽,取滤液。称重后,加入60%果汁重量的白砂糖,搅拌。可以先尝尝咸淡,以决定是否要多放糖。随后熬煮,煮的时候舀去飘起了的滤渣,大概是比较酸的都会飘起来。等果酱煮干后,就可以装瓶备用。可以取一小些果酱放进水里,如果会结成小球就说明水分煮干了。煮好的果酱不透明,有着浑浊的深红色。吃面包的时候抹上几勺,那酸甜交融的口感,必定很带劲。

我不太喜欢吃酸的东西,光是家里的酸梅汤就要让我发狂了。

DISH 4 伍斯特酱油

当地里收获了胡萝卜、芹菜、生姜和香辛类蔬菜时,市子就会开始做伍斯特酱油。

把胡萝卜、生姜、辣椒和芹菜叶切碎,往锅里放水、汤料、海带、丁香、胡椒粒、泡过甜料酒的青花椒、月桂树叶、鼠尾草、麝香草,倒入切好的蔬菜,用中火熬煮。熬到水剩一半时,加入酱油、醋、甜料酒、粗糖煮一个小时左右。期间可以尝尝味道,加点之前剩下的果酱、香料之类的来调味。经漂白布过滤,装瓶即可。

市子做伍斯特酱油的技术是妈妈教的,但妈妈其实是一个喜欢骗小孩的人。比如肚子饿的时候叫的比较厉害,妈妈会说这是住在肚子里的青蛙。妈妈一本正经的样子让市子深信不疑,直到现在,市子还是会把“井底之蛙”写成“胃底之蛙”。

不仅如此,一开始以为“伍斯特酱油”是妈妈的独门秘方,结果却在商店里看见。

妈妈的作风就是这样,喜欢把真话假话混在一起讲。市子认为,话语不可全信,唯有亲身感受到的才能相信。因此更喜欢自力更生。

DISH 5 榛子酱

到了秋天,市子会去山路边摘榛果。洗净后烤干,磨成浆,放到锅里,加上可可粉、白糖和少许的油,搅拌到色泽鲜亮,就可以了。


因为是抹着吃所以谐音叫“nutera”,妈妈这么对市子说。直到在超市里见到“nutelaa”这个牌子的巧克力西洋榛果酱,才知道妈妈又骗了她。妈妈竟然知道这个东西,反倒有点倾佩起妈妈来了。

DISH 6 楼梯草

看的视频里写的是“雨久花”,好奇是啥查了下,才发现是字幕组的翻译错误。因该是叫“楼梯草”。

剥皮,把茎放热水里焯一下做成焯蔬菜或者拌在咸菜里。

根部的红色部分剁碎,做成泥,用味增或三味调和醋调味,浇在热米饭上吃。

这种做法,我家是吃地瓜茎。也就是红薯的地上部分,在地瓜未成熟时,叶子鲜嫩,茎也没有变粗。这时叶子和茎都可以吃,炒着吃味道贼棒,是小时候的最爱。

三月份写的剧透版,下面是国庆节补上的影评。


春生夏长,秋收冬藏,每个季节都有相应的美食。春天插秧除草,喝碗自制的酸米酒;夏天下河捞鱼,吃生鱼片;秋天割稻草屯冬粮,在森林里捡些掉在地里的核桃;冬天无事可做,提前做好来年春种的准备。

电影中表现的种种美好,既治愈人心,又引人遐想。现代生活,整日穿梭在人潮汹涌的城市之中,身心疲惫。下班回到家,看到「小森林」这般的景象,烦心事便少了一大半,继而唤醒起心中潜藏的田园梦。梦想着早上随着鸡鸣而起,出门劳作,中午下河摸鱼捉虾,晚上在门前树下支一躺椅,仰看星空,期间伴以自制美食,闲暇时同好友饮酒下棋,或是山间寻觅美食原料,如此这般,好不快活。

不过,极少有人能够做到稳定这种生活,即便是田园大家陶渊明也是食不果腹(好像古今没法比诶)。依稀记得往年有不少这类“体验乡村生活”的项目,且不说费用昂贵,体验到的根本就不是乡村生活,到最后都草草收场。

电影中镜头给的都是比较轻快的画面,毕竟是小清新向的电影,不是纪录片。例如,单纯蹬自行车一两个小时去镇里,就能叫一般人好受的了。沿途风景优美,可这来去匆匆,风景自然是顾不上。市子的田不大,仅能做到自给自足,若是想靠种地盈利,没有几十亩地,很难。田里插秧频繁弯腰,晚上到家累得腰酸背痛,只想早早收拾睡觉。
小森是个现代化了的农村,农用机械减轻了农民不少负担。但国内还有不少地方仍是耕牛犁地,我家也是这些年降降普及开来机械化。烈日炎炎,夏天拔草不是一般的累,回家说不定下厨的心思都没有。
与人交际,更是离不开。市子有乡里邻居帮忙,人也勤勉,有一手好厨艺,生活还算过得去。换做是自己,估计会无从解决这些问题,何况有些人还是先天的料理白痴,就没有亲自下厨一说了。

农村与城市生活的区别,不是本文重点,总觉得会写到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上去,要是讨论起这个,就离题了。


春夏秋冬,四季的流逝,伴随着市子心境上的变化。市子回到小森,是因为适应不了城市的生活。市子整日劳作,制作美食,好像是理所应当的生活,但实际上是在逃避未知的生活。每天就是做农活,煮好吃的,有什么问题吗?一开始我也觉得没什么问题。可是「冬春篇」里,茫茫雪地上,学弟的一番话,我才突然意识到,市子的生活好像没有什么目标。「夏秋篇」通篇都是做菜,展示市子的乡间生活,没有看到市子在朝着某个目标奋斗。市子只是为了生活在劳作,时不时抱怨生活上的不公。并不是为了生活而劳作有什么不妥的地方,只是市子的年纪,我们这样的年纪,总该有些年轻人的抱负,像学弟那样的抱负,而不是提前过上养老的生活。
好在冬天过后,春天到来。在市子接受学弟的一番教诲,收到离家出走的母亲来信中提到计划建果园。市子放弃在犁好的地里种上土豆,决定前往城市。正如影片最后,五年后的市子发生了不小的变化,并决定同闺蜜在小森修建学校。没有这一部分,「小森林」就会像是舌「尖上的中国」一样的纪录片了。


若是想放宽心情,看「夏秋篇」就够了,「冬春篇」有市子自己的小情绪,看完会像我一样感想颇多,写一堆自己也不知道的东西,就不用看了。但想从电影里收获到其他东西,还是要看完两部比较好。

也许有人要骂资本主义国家的乡村就是美好的泡沫,但对于我们来说,见到「小森林里」的田园生活可以愉悦身心,还有什么好刻意追求的呢?


添加新评论

本站已启用评论投票功能。
与文章无关的评论请至留言发布。

已有 24 条评论

种草了,这周找机会看看 (误

完了。估计我今天下午都会在思考“酱油的配方里包括酱油”这件事究竟是否符合逻辑中度过。

伍斯特酱油在电影里只是自制的调味料,你可以当作是酱料大杂烩 OωO

拖了两天,总算看完了冬春篇。非常羡慕市子能有小森林这样的去处,帮她找到内心的宁静。从逃回小森林,到直面人生后坦然地再次回去,市子的转变也让人感触颇多。

果然如市子母亲所说,人们大概都是在螺旋着前进。

mikusa mikusa 回复 @熊猫小A
0 0

是呀,大概人总是要前行的。

看到“剧透”我就在想小森林有啥剧透的hhhh 不过写的很好呀,喜欢!

哇,Z酱喜欢,开心!

现在就喜欢看这类治愈系影视作品了。
和下雨天更搭配哟。

一场秋雨一场寒,这几天骤降十度…

  1. 1
  2.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