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灵与萤火意志(Ori and the Will of the Wisps)》是由「Xbox游戏」旗下工作室「Moon Studios」制作,微软负责发行,于今年3月12日正式发售的PC游戏。这是自2015年《精灵与森林(Ori and the Blind Forest)》收获口碑与商业成绩双丰收的5年后,小精灵“Ori”冒险故事的延续和新的开始。

作为一款2D风格的横版类动作游戏,与一般人想像的不同,《Ori》在美术上下足了功夫,风格不是简单的像素块,有一种3D渲染2D的感觉。音乐也让人流连忘返,类银河恶魔城1的玩法在想砸键盘的同时也叫人直呼过瘾,但最让人沉迷其中的,是游戏的故事。

在《精灵与森林》故事2的最后,纳鲁冲向火海抱起奥里的行为将失去理智的黑子唤醒,此时山火已蔓延到黑子的巢穴,而巢中还有最后一个尚未孵化的鸟蛋。为了拯救孩子的生命,黑子抓起赛安向灵树飞去。在赛安回归灵树的一瞬间,灵树发出强光熄灭山火,但黑子也因强光殒命。我觉得黑子奉献出自己的生命拯救整个森林这一段太过突然。因为我是先玩的《精灵与萤火意志》,后玩《精灵与森林》。在续作剧情先入为主的前提下,对此段剧情有些不解。

纳鲁不顾山火救奥里
纳鲁不顾山火救奥里

在《精灵与萤火意志》中,猫头鹰史雷克作为反派的同时,也是一个悲剧人物。因为出生时父母被石化,自己也受影响变得与其他猫头鹰有些不同。在游戏过程出现的故事背景CG中,时刻在提醒着玩家有关史雷克身世的故事。不管是幼时史雷克想接近普通小猫头鹰遭到成年猫头鹰的阻拦,还是因没有家庭导致的流离失所,独自一鸟走向森林黑暗的深处,这些都是史雷克不亲近其他动物的原因。

史雷克想接近小猫头鹰
史雷克想接近小猫头鹰

而史雷克的Boss形象也不是那么根深蒂固,不像黑子一样有着明确的阻止奥里的意图,史雷克只是因为奥里进入了他的地盘,才会对奥里发起攻击。甚至在最终战,难度上远没有沙虫逃亡的高3,可以说史雷克完全不像是重要的Boss,反倒更像是起到引导剧情发展的“工具鸟”。

常说“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”,我们会对恶人嗤之以鼻,通常是因为他们的咎由自取,然而现实中所谓“恶人”有着人性的一面,游戏也不例外。被打败的史雷克并没有选择拥抱光明,还是继续走向黑暗。从史莱克趔趄地落地,摔倒,站起,走向石化雕像,最后满意地靠在父母的怀抱之中,其间配以低沉沧桑的音乐,将史雷克悲惨的鸟生带向高潮。史雷克的最后一幕带来的催泪效果,不亚于黑子的自我牺牲。

总的来说,《精灵与萤火意志》弱化了史雷克的Boss形象,深化了它的身世和背景。与黑子相比,游戏中的处处不留情,却在最后自我牺牲瞬间“洗白”,虽然将游戏的主题和意境上升到一个高度,但却是我不太能接受的地方。也许多加些过渡,这一段可以更加宏伟。


另一个是奥里的“牺牲”。为了拯救苍生,西珥希望奥里可以化身为新的灵树。因此奥里选择牺牲自我。这一段很多人不能接受,认为这是续作不如前作的部分,其实不然。按我个人的理解,前作主题是“母爱”,续作主题则是“传承”。打游戏一开始库的出生,便意味着死去的黑子得到了传承。而且随着游戏的深入,奥里通过历代灵树的遗骸获得新的技能,也有传承的意味在里面。因此奥里化为灵树,更有种回归根源的意味,并不是简单地死去。

只不过,这一切都太突然了。本来做完了任务以为可以开开心心地吃着火锅唱着歌去了,突然就告诉你,"旧的时代已经过去,新的时代将由你开启,需要舍弃你一人的生命,以拯救天下所有人。"感情我前面辛辛苦苦做的任务,都是给自己挖了个坑,等到最后跳进去埋上游戏就结束了?这剧情,当然会掀桌。

本来我也是不太能接受这种结局的,只是在最后,奥里长成了更为巨大的灵树,画面一转,又有一片叶子从灵树上吹落,似乎意味着会有新的冒险。只是,纳鲁、古莫都相继老去,他们都是所剩最后的族人,会有谁捡到奥里二代目呢?还是说,这只是表达“奥里的故事还将继续,只是我们不会再做这个系列了”。那这个故事的结局就显得有点BE了。

尽管剧情上有欠缺,且不论是否会在未来推出续作,《精灵与森林》、《精灵与萤火意志》都是值得花点时间体验一番的游戏。横版游戏有着如奥里这般的画面、配乐实在是不多见(也可能是我玩的游戏实在是太少了),光是听听音乐也可以,视频云通关也是不错的选择4。两作在Steam上均有发售,且《精灵与森林》还登陆了Nintendo Switch。我相信在你玩过之后,一定会有跟我截然不同的思考。


  1. 维基百科:奥里与迷失森林
  2. 具体剧情见维基百科
  3. 沙虫逃生为《精灵与萤火意志》中难度最高的逃生关卡
  4. 这里推荐 av4151683